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建行代销证大金牛增长巨亏50拟展期

2018-11-30 20:51:03

建行代销证大金牛增长“巨亏50%” 拟展期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上海银监会要求建设银行相关部门尽快做好产品销售管理环节的调查核实,对投资者反映的问题给予回复处理。建设银行上海分行也专门成立“证大金牛增长”项目处置工作小组。

银行渠道暂停销售PE理财产品之际,代销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是否也将面临合规销售的“考验”?

1月21日,建信信托公布“建信证大金牛增长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证大金牛增长)次受益人大会决议公告,并通过信托计划延期和设置临时开放日的议案条款。

这个决议公告引起未提交有效表决票的投资者的不满。

上周起,这些投资者分批前往上海银监局反映该产品在销售环节误导投资者,以及产品销售方——建设银行上海分行私人银行部在产品出现重大亏损时未按投资者要求举行受益人大会,问责产品净值为何亏损近50%等问题。

为此,上海银监会要求建设银行相关部门尽快做好产品销售管理环节的调查核实,对投资者反映的问题给予回复处理。建设银行上海分行也专门成立“证大金牛增长”项目处置工作小组。

“截至1月29日,我们还没得到建设银行方面的解释回复。”一位投资者透露,此前建行客户经理仅仅向他询问,是否需要在3月初信托份额赎回日赎回投资款。

据上述公告,证大金牛增长信托计划共有受益人146位,信托单位份额共40000万份,其中119位信托人提交有效表决票,占全部受益权份额的82.95%。

27位信托人之所以没有提交有效表决票,却是基于“质疑”受益人大会的举办动机。

按照受益人大会《议案》内容,次受益人大会需要对三项新增条款做出表决,一是证大金牛增长产品延期18个月至2014年9月8日到期;二是变更信托计划投资范围,即闲置资金被允许投资类固定收益的金融品种;三是设置信托计划延期阶段的临时开放日,按季度共临时设计5个产品赎回日。其中与第三项内容需要2/3出资人同意通过,第二项内容则需要全部出资人允许。

“但如果我们提交有效表决票,等于默认《议案》是作为证大金牛增长巨亏近50%的解决办法,就无法通过其他途径问责。”上述投资者透露,《议案》相关条款对证大金牛增长销售环节涉嫌误导投资者,以及产品出现重大亏损期间银行不按投资者要求举行受益人大会追究巨亏原因“只字不提”。

让这些投资者担心的,是随着决议公告出台,他们将“少数服从多数”,坏的情况是这些没有提交有效表决票的投资者将在今年3月产品到期时,取回剩余投资资金,面临40%的投资亏损,却难问责。“这是我们希望上海银监局能出面协调的主要原因。”他表示,上海银监局相关人士曾面谈建设银行上海分行“证大金牛增长”项目处置工作小组3位代表,与投资者面对面解决投资纠葛。

他回忆说,当时投资者向银监局与建设银行相关人士提出三项质疑,明明是高风险的股票投资类信托产品,但客户经理在产品销售期间却把它说成“证大金牛理财产品系列从来没有亏损过,预期收益在20%”;二是部分投资者还没了解产品条款与投资风险的情况下,就被要求迅速签订投资合同;三是在证大金牛增长净值亏损30%-40%(出现投资者认为的重大亏损)的情况下,银行方面没有按照出资人要求举行受益人大会追问相关产品管理方巨亏原因。

“建行人士没有当即做出回应。”数天后,他接到上海银监局相关人士,被告知上海银监局已要求建设银行尽快核实产品销售状况,对投资者的质疑给予回应。但截至1月29日,建设银行尚未给予回复。

“与建设银行相关部门就上述问题已交涉近一个月。”上述投资者透露,其实投资者想了解的,是谁该对产品销售环节误导投资者行为及信息披露不及时“负责”,并给出解决方案。

他告诉,直到近,一位证大金牛增长投资者才知道自己所购买的是“私募基金类信托产品”,没有保本功能。此前银行客户经理和他介绍说这是一款信托产品,让他以为证大金牛增长产品存在“抵押物担保”,不大会“亏损”。

截至去年12月底,证大金牛增长净值仅有0.5572,即使按照《议案》规定不再向投资者收取普通合伙人管理费和固定信托管理费,净值也徘徊在0.5816附近。

40%投资亏损,除了激起部分投资者的问责行为,同样令产品投资管理方——上海证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证大投资)承受巨大压力。

证大投资是国内早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之一,有私募教父之称的朱南松担任总裁。官方站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三季度,该公司总的管理资产逾70亿元,其中阳光私募逾60亿元,海外产品逾3800万美元,国内专户5.4亿。

“这款产品净值跌幅这么大,朱南松也是始料未及。”一位接近朱南松的人士透露,此前朱南松认为证大金牛增长所投资的5只股票定向增发价较市价具有13%-24%的折价优势,足够形成可靠的投资安全垫,却没想到过去两年A股低迷令股票跌幅较大,产品净值亏损一度接近50%。

随着今年3月份证大金牛增长即将产品到期,朱南松与证大投资之所以在1月初提出产品展期18个月,是打算借助“时间换空间”策略,在产品延期阶段做好投资管理,挽回部分投资亏损。

了解到,早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期间,朱南松管理的一只海外私募基金也曾出现投资亏损,终通过产品展期与转投高收益债券,挽回所有投资损失。

不过,这回朱南松想要如法炮制,未必成功。

按照《议案》决定,证大金牛增长要变更信托计划投资范围(即将闲置资金投向类固定收益的金融品种),必须得到所有出资人一致同意。现实却是部分投资者没有提交有效表决票,导致这项提议没有通过。

一位接近证大投资的知情人士透露,为了安抚投资者,朱南松曾打算向证大金牛增长做资产注入,即将参与东北证券(000686)定向增发所获的上千万元利润注入产品账户。

“即使有了额外1000万元资产注入,对证大金牛增长总亏损额近1.6亿元而言,还是杯水车薪。”前述投资者指出,未提交有效表决票的多数投资者并没有采纳这项提案,仍然坚持要求产品发行方建信信托,投资管理方证大投资与销售方建设银行先对产品销售管理环节的误导投资者等行为做出“解释”。

当前,证大投资及其母公司——上海证大集团面临的压力,不只是投资者问责。获悉,在证大金牛增长被披露投资巨亏后,部分银行开始摸底调查上海证大集团旗下房地产等业务的现金流周转与偿债能力。

“银行关心的是,万一证大集团被要求为这款产品兜底,是否会影响到它日常的还贷现金流。”一家银行信贷风险部人士透露,目前初步的结论是,证大集团旗下房地产等业务尚没有受到证大金牛增长巨亏的冲击。

炭黑N660
养森瘦瘦包效果
售电公司注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